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境外资本控股中资银行岂能不设防火墙

http://www.jrj.com    2008年07月15日 11:09     《董事会》
【字体: 】【页面调色版  

    

  金融是现代国家的命脉,正在上演的越南金融动荡勾起了人们对十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的痛苦回忆,世界范围内在发展中国家一次次上演的金融惨剧警示国人,在期待享受金融自由的好处时,决不可自撤藩篱,对充满非分之念的国际资本必须保持足够的防范措施

  文/丛亚平

  2008年3月27日, 银监会公布了《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监管办法》),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不少业内人士指出,该办法对于境外金融机构取得中资银行“控股权”缺乏原则性的限制,若按此办法,任何大的外资金融机构都可以控股中资银行, 中国金融的控制权将会逐渐被外资所控制。因此《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初稿必须做重大修改,明确限制外资控股我中资银行。

  《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存在重大缺陷

  综合各方所指,《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存在以下重大缺陷:

  一、不仅未对境外金融机构控股中资银行设置任何防火墙,而且给予境外金融机构比境内金融机构更宽松的控股条件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晓陆分析:2003年银监会曾公布《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单个境外金融机构向中资金融机构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20%,多家外资共同持股比例不得超过25%。”这个规定保障了我国金融业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我国手中,是保障我国经济命脉的重要条款。

  任何国家,对于境外机构控制本国银行都会设定一些严于本国金融机构的限制条件,以防止重要的金融资源旁落他国。然而银监会却在这次《监管办法》中特设了专门条款(第十条),列出“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境内中资银行的控制权”的条件,只字不提2003年《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管理办法》中所规定的“单个境外金融机构向中资金融机构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20%”的条款,而且明确列出对控股股东的认定是指控股中资银行25%以上。按照《监管办法》规定的“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境内中资银行的控制权”所需条件,花旗、汇丰等在中国的外资银行几乎全部可以轻松达到,若按此法,外资银行控股中资银行已不存在任何障碍。

  更不可思议的是,《监管办法》关于境外金融机构控股中资银行,除其须提供境外母公司及监管机构的相关文件外,不仅并无比境内机构控股中资银行有更多的“原则性限定”(欧美等许多国家对外资控股本国银行都会有更严格的条件),反而比中资机构享有更大的政策优惠。

  例如《监管办法》规定:境内机构控股中资银行,净资产须达到全部资产总额的30%以上。而境外金融机构则无此限制(巴塞尔国际协定仅要求8%的资本充足率)。仅此一点,就将使所有外资机构经营银行具有超过同等规模的中资机构三倍的业务扩张能力,中资银行在与外资的竞争中极有可能因此而被淘汰出局,我国银行系统也将极易被外资控制。

  针对《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出来后社会上出现普遍质疑的声音,银监会出来解释《监管办法》并不代表将取消《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管理办法》中规定的外资投资入股中资银行的限制。

  对此,北大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松林认为,如果《监管办法》没人反对,就可以解释为外资持股比例没有上限。现在有许多人提出反对意见后,才说2003年的《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管理办法》没失效。如果真的仍认定“外资持股比例不超过20%和25%”的话,《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就应该先申明此规定。其实银监会这次控股股东草案就是要达到“认定”外资控股中资银行的“合法性”。“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现行的法律、法规均明确规定,外资控股国内银行没有法律上的任何障碍。”这态度还不明确吗?

  二、有关银行控股权这样的大事不能仅银监会立法就行,必须经过人大立法

  《监管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境内中资银行控制权的,由银监会受理、审查并决定。

  余云辉、张宏良等许多专家及社会人士都提出: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境内中资银行之控制权的规定和标准,由银监会这样的政府部门提出是不妥的。金融机构的控制权关系到国家的经济安全和金融安全。境外金融机构取得中资银行的控制权这样重大的事宜,不应该由银监会全权决定。监管机构对外资并购等重大事项作出如此大胆的自我授权,再次暴露了国家权力被部门化的倾向和弊端。

  根据这一规定,只要得到中国银监会的审查和批准,境外机构控股中资银行就将一路绿灯。相同的情况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根据收购对象性质和收购比例的不同,外资控股美国的银行或者设立银行分支机构需要获得州政府、美联储、存款保险公司、货币理事署甚至美国国会的事先批准。美国的任何一个机构不可能得到类似于中国银监会在本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的权力。

  他们认为,境外金融机构取得中资银行控制权的标准、审批的流程、监管机构的授权应该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法律来约定。银监会只能是全国人大监督之下的执法机构,而执法机构本身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下是无权进行自我授权的。中国银监会在一个部门的《监管办法》中约定了外资金融机构取得中资银行控制权的条件,显然在充当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角色。中国银监会不具备制定本《监管办法》中有关涉外内容的主体资格。

  三、有关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国内银行控制权的规定过于简单

  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余云辉介绍,在美国,有关境外机构取得美国境内银行股权(特别是控股权)都要受到由《银行持股公司法》、《银行兼并法》、《银行控股权变更法》、《州际银行法》、《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国际银行法》、《金融机构现代化法》、《外国银行监管促进法》等诸多法律的约束。美国强调的开放是“对我开放”即对美国开放,而在“对外开放”方面则设置了层层保护网,这是美国式的“对外开放”!美国还是金融实力最强的国家,对待外国尚且如此谨慎,何况中国的金融监管能力和运作能力如此脆弱!

  相反,中国金融业是在自身的法律法规保护体系尚未建立的情况下对外开放了,类似于放水在先,修渠在后。推出这部《监管办法》讨论稿,与境外对手的相关法律法规体系相比,显得过于简单而缺乏自卫能力。在美国,中国企业想取得美国银行10%的股权是极其困难的,企图取得20%以上的股权几乎不可能的,更不用说取得实际控制权了。

  美国资本可以在中国控股深圳发展银行,但中国企业在美国却没有相同的案例。中国迄今为止没有出现哪个企业取得超过10%的美国银行股权,哪怕是美国三流银行10%的股权。美国金融市场实属有其开放之名而无开放之实,美国只是一味要求别国对他开放,而自己则紧扎篱笆,我国企业这两年收购或参股美国企业一再被否决就是例证。这方面才是真正值得中国金融监管机构认真学习的地方。

  四、不该单方面地承认美国在中国境内银行的监管资格

  余云辉指出,《监管办法》第十条规定,境外金融机构取得中资银行控制权需要符合住所地国家(地区)监管当局相应的审慎监管指标要求。本规定意味着中国银监会承认了海外监管当局的监管资格。

  问题是:当中国的金融机构试图取得境外银行的控制权时,中国银监会为本国金融机构出具的监管意见函是否得到境外同行的承认?中国金融机构“走不出去”,往往是因为海外监管当局不承认中国监管机构出具的监管意见。因此,在中国银监会承认境外监管当局的监管标准和监管意见之前,首先必须要求对方监管当局承认中国银监会本身的监管标准和监管意见,从而为中国金融机构的海外收购创造一个对等的法律环境。如果某个境外监管当局不承认中国银监会出具的监管意见函,从而事实上阻碍了中国金融机构在该国的并购行动,那么,我方也不应该承认境外监管当局为其金融机构出具的监管意见函。

  在弱肉强食的全球化丛林里,在制定“对外开放”的规则之前,必须首先制定并落实“对等开放”的原则。

  五、《银行控股股东监管办法》存在大量的模糊性条款,赋予银监会过大的自我裁定权

  徐以升认为,主要存在以下模糊性条款:

  ● 《监管办法》第八条、第十条对金融机构的分类为境内金融机构、境外金融机构。那么,外资银行在中国注册的法人银行该如何归类?这样的结果,将是外资银行实际很容易伪装为内资银行获得控制权。

  ● 《监管办法》第九条:境内非金融机构取得银行控制权应当符合的条件:“具有良好的公司治理机制和有效的组织管理”;“具有良好的社会声誉”;“经营发展状况健康稳定”;“主业突出,在本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具有较强的经营管理能力和资金实力”。规定都极为模糊,比如什么叫“主业突出”,处于“行业领先地位”是行业第一名还是前五十名?本《办法》将赋予银监会极大的自我裁定权。

  ● 《监管办法》第十条:境外金融机构取得境内中资银行控制权需要符合的条件:“公司治理良好,内部控制健全有效”;“具有先进的金融行业管理经验和技术手段。”该条款模糊难定。目前美欧银行次贷危机,以及法国兴业银行的内部控制危机,都暴露出发达国家银行存在的体制性问题,尤其是风险管理、内部控制等领域。该条款的模糊,也给银监会很大的自我裁定权。

  ● 《监管办法》第四条:“银行控股股东应确保其被控股银行的安全稳健运行,不得滥用控制权损害被控股银行及其客户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定义不清晰,这是“利益相关者”第一次出现在银行业相关的法规中,需要作出清晰的定义,谁是银行的利益相关者?

  如此者尚多,在此不一一列举。

  中国银行业被外资控股将带来灾难性后果

  许多专家分析,此《监管办法》若不做重大修改,很可能造成我国金融资产被外资所控制,美国从来都是把中国作为遏制的对象,而打开中国的金融市场进而控制中国是他们的首要目标,对此我国应有清醒的认识,金融业开放要严防金融控制大权旁落!中国银行(行情,资讯,评论业一旦被外资控制,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一、金融一旦被外资控制我国将丧失经济命脉

  关于外资控股我银行的严重危害,杨晓陆分析,我国银行一旦大量被外资控股,则我经济主权和宏观调控能力将尽皆丧失(目前的宏观调控对外资银行无能为力就是证明)!不仅我国经济的任何变化都将处于外国资本全面监控之下,而且外国资本还将利用其在华金融垄断地位轻易控制我国工、商、农、贸诸产业,占尽重要经济利益;并会以其金融产品不断制造出巨额债务货币,排挤我国家财政货币发行利益而俨然享有事实上的中国货币发行权。

  外国资本还将制造出不断恶化的通货膨胀和剧烈的金融动荡;利用其金融垄断权,外国资本不仅可将其全球金融市场上的风险通过关联交易和衍生工具转移到其控股的中国金融企业中,而且可以随意制造经济波动轮番洗劫中国人民。外资若控制了我金融,如同在我经济肌体中遍插财富外流的粗大血管,使储蓄和人力资源丰富的中国成为其永远的打工者和经济殖民地,最终必使我国因经济严重失血而彻底衰败。而且,外国资本利用其对我金融垄断和经济控制,必进而谋求实现对我政治、舆论、文化、教育、司法、外交和军队的全面渗透和控制。

  二、现代银行的多功能性使银行控股权更是不能丧失

  杨晓陆分析:现代银行还具有信息中心和资讯中心的地位,银行不仅垄断了社会所有经济资源,同时还垄断了社会所有的信息资源,以及社会政治,军事,安全、教育、文化等所有领域中所有单位和个人的全部资讯,大到国家军队调动,小到期货交易建仓,都在银行的监控之下。特别是随着现代信用体系的发展,社会所有成员的资料越来越集中到银行,银行正在成为整个社会的档案馆和资料库。若银行被外国所控制,也就等于把所有社会成员都置于了外国机构的掌控之中,所有社会活动都在外国机构的监视之下,甚至连军队的调动、企业的收购,都离不开资金的调动、逃不过银行的监控,银行业一旦被外资控制,就再没有什么国家安全可言!更没有产业发展可言了!

  中央民族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张宏良进一步分析: 这就是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在财富分配上的根本区别。控股银行实际上等于控制了整个国家经济,绝非危言耸听。虚拟经济会将一个国家财富洗劫一空而事先不被察觉,从而用“金融战”取代传统战争,成为欧美强国掠夺财富的主要手段;并且这种掠夺比起用战争掠夺具有更大的欺骗性,不像明火执仗地抢劫一样容易激起人民的反抗,原因就是虚拟财富的流失大家不易察觉,也就不能抗争和挽回,这才是最大的危险。

  杨晓陆谈到,玩金融是美国的超级强项,美国现在实体产业和制造业的比例很低,金融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已达到60%以上,从全球金融自由化中可以利益最大化, 尤其是互联网发明以后,打通全球金融市场后,分分秒秒就可以通过资本市场从全世界吸走数万亿财富。

  因此,美国最希望打开的是所有国家的金融市场,尤其是把巨大的中国变成它金融大转盘上的吸血对象。美国启用鲁宾、保尔森等金融寡头管理国家经济,绝非偶然.美国财政部、商务部率领庞大的华尔街游说团到我各部门、各机构进行游说,其意即在希望中国彻底打开金融国门。值得警惕的是,欧美等国从来没有把中国作为盟友,而是始终作为遏制和挤压的对象。因此中国绝对不能丧失对金融、银行的控股权!

  三、拉美、东欧、亚洲等国的前车之鉴

  社科院工经所副研究员杨斌介绍,阿根廷是较早推行金融全面开放的,允许外资控股本国银行,甚至主动出让银行国有股本。上世纪90年代阿根廷加速金融自由化,1997年外国资本已控制了阿根廷银行的52%。接着阿根廷发生了金融危机,整个金融体系接近崩溃。短短一年内,阿根廷银行国有股本又下降到33%,西方资本控制67%,阿根廷最大的10家银行中8家为国外资本控股,终于完成了金融全面开放的“改革任务”。

  然而这样的金融开放带来的却是灾难。阿根廷在此前的30年中,经济也曾像中国一样飞速发展,这个时期人均国民收入、甚至超过原来的殖民地宗主国西班牙,但在阿根廷成为美国称赞的全球化楷模之后,靠外资流入支撑的短期经济繁荣好景不长, 2001年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使阿根廷GDP下降到1997年的31%,经济崩溃带来政治局势动荡,曾经1个月换了5位总统;社会动乱发生,到处是游行示威,死在警察枪口下的动辄数十人;中产阶级把钱存在外资银行以图保险,结果外资银行首先出逃和外移资金300多亿美元,大量中产阶级破产滑入贫困阶层,数百万人失业,贫困人口到2003年上升到总人口的60%。阿根廷本来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彻底崩溃,曾是世界谷物和肉类生产最丰富的阿根廷竟然有数百名儿童饿死,婴儿死亡率则从拉美的最低水平上升到最高水平,直逼最贫穷的国家。

  北大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松林说,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在金融开放后都出现了金融风暴,外资突然出逃,股市楼市崩溃。而当政府想要挽救经济时才突然发现自己已无能为力,因为现代经济命脉已不是矿山和其他基础行业,而是金融,而失去金融控制权,政府便没有任何能力控制资本外逃以保障居民存款安全,也丧失了吸引外资、乞求外援的手段,因为国家在此前已经把国有资产卖个一干二净,现在连抵押的东西都没有——而所有银行这个时候都突然强调全额抵押制度。国内民族资本在经济崩溃中不仅流动资本损失严重,而且所有存款都没了效用。当整个金融陷入极度困境时,恰好又为西方资本彻底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提供了机会。

  杨松林说,即使是依靠强烈民族精神抵抗西方金融控制的韩国,亚洲金融危机后金融也大部分落入西方之手,9家商业银行中的6家被外资控制。金融控制权丧失后,韩国的各产业也受到威胁,因为现代企业离开银行就无法生存。到2002年外国资本以“清仓价”控制了韩国半导体的44%,通讯业的21%,并成为韩国最大企业现代汽车、现代电子、LG、三星电子的重要股东。韩国两大汽车集团一个在债务危机中消失了,一个被外资所控股了。韩国人拼死拼活创造的民族汽车品牌,却由于丧失了金融控制权而又丢失了!

  中国金融业开放绝不能没有“防火墙”

  杨斌认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重要步骤就是金融领域和资本市场的自由化。伴随着发展中国家在开放中逐步丧失民族经济实力和谈判能力,国际资本会提出越来越苛刻的要求,逼迫发展中国家开放战略性行业,其中最核心的就是金融领域自由化,向外资开放银行业和证券市场,这样国际金融资本就享有了充分自由,能够不受约束地迅速流入、流出,以其拥有的庞大资金量和高超的拉高、打低技巧,随意操纵金融、证券和外汇市场,炒作各种金融泡沫并牟取投机暴利,直接威胁发展中国家的金融体系稳定。

  杨斌分析,据世界银行的统计,100多个发展中国家,在采用了美国推荐的华盛顿共识等金融自由化的方法后,从1980年到2000年,这105个国家平均年增长只有0.8%,经济基本陷于停滞。华盛顿共识这套所谓的改革方案,实际上是美国谋求全球霸权的一种战略武器。

  西方国家金融自由化等貌似规范的经济改革,每招每式实际上是为配合美国利益而来的。拉美国家之所以左派政党能重新上台执政,正是因为人民饱受了新自由主义的灾难之苦,才知道走美国指引的华盛顿共识之路是没有前途的。

  即便是极力鼓吹金融自由化的美联储理事弗雷德里克?米什金也不得不指出:“尽管金融自由化值得追求,但在开放的过程中必须伴随一定的限制措施。可以肯定地说,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的步伐如果迈得太快,将带来灾难性后果。

  美国宾厄姆顿大学社会学教授詹姆斯?彼得拉斯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在中国金融市场的渗透和扩张是华盛顿经济政策中的一项长期战略目标。实际上,美国大部分针对中国的索赔、起诉、贸易制裁等的目的,就是为了换取中国金融市场彻底开放的筹码。

  杨松林认为:问题的实质是,凡是新兴市场国家都被迫选择了金融自由化,凡是选择了金融自由化的新兴市场国家都无一例外地被陷入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这两个“凡是”被称为新兴市场国家的“宿命”。而我们将要面对的是:究竟走不走上这条不归路!

关键词

中资银行 

到论坛讨论
热闻推荐
财富人物
    相关链接
    • 中资银行利好纷至沓来 中行涨2.57% (2008年04月29日 10:47)
    • 中资银行利好纷至沓来 中行涨2.57% (2008年04月29日 10:47)
    《董事会》 其他文章
    • 工行错失永隆:一场从容的失败 (2008年07月15日 11:07)
热点专题
深度报道
商讯动态
招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