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证监会加强刑事问责 对市场不当行为打击度提升

1评论 2016-03-11 14:20:24 来源:一财网 “真雄安”即将诞生(名单)

  香港证监会对于公司及金融业不法行为的打击力度可能进一步加强,尤其是在刑事检控方面。

  近日,香港证监会与律政司签订合作备忘录,确立并加强双方在处理《证券及期货条例》及其他相关法例下刑事案件的合作问题。

  “这份备忘录的内容可能通过更严厉的刑事检控,令香港的监管力度进入一个新时代。”Simmons &;Simmon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Tom Fyfe认为,备忘录建议香港证监会可以减少民事诉讼,而是更多使用刑事诉讼手段处理公司及金融业的不当行为。

  根据备忘录的内容,香港证监会将就几类罪行向律政司寻求法律指引,包括是否应当提出刑事检控以及应当在哪一级法院提出诉讼。这些罪行包括各类市场失当行为罪、欺诈或罔顾实情诱使他人投资、涉及意图欺诈元素的罪行等。

  在此之前,由于诉讼权限受制,香港证监会对于市场失当行为更多是通过民事途径在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此前老虎基金亚洲的内幕交易案以及洪良国际IPO造假案中对投资者做出的补偿,均是民事诉讼的结果,而摩根士丹利前董事总经理杜军涉及内幕交易,获得的处罚也只是终身禁止重投业界,并未因此承担刑事责任。

  早在2013年时,香港证监会主席唐家成就曾表示会在任何必要的时候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可能会将更多案件带上法庭,向市场传达一个清楚的信息,违反法例必定要付出巨大代价。同一年开始实行的IPO新规中,也体现出香港证监会对于加强刑事问责的关注。在新规定下,保荐人机构将须就招股书内的不实陈述(包括重大遗漏)负上民事及刑事法律责任,如有证据证明个人串谋在招股章程内做出不真实陈述,相关保荐人个人同样可能被追究刑事法律责任。

  备忘录签署后,香港证监会的诉讼权限依然限于在香港法院体系中最低等的裁判法院提出检控,对于需要在高等法院或其他更高层级的法院提出的检控,仍需要转交律政司处理。在与律政司的合作中,律政司也有权决定如何监控证监会转交的案件,不过,在作出任何决定(包括选律师及保释问题)时,律政司均要考虑证监会的意见。此外,对于转交给律政司寻求意见或决定的案件,如果证监会与律政司意见存在分歧,证监会也可寻求复核。

  “这份备忘录也反映出香港证监会和律政司之间的关系在修复。”Tom Fyfe认为,二者之间的关系曾一度紧张,而现在造成紧张关系的刑事检控专员、资深大律师薛伟成(KeVin P. Zervos)和香港证监会原法规执行部执行董事施卫民(Mark Steward)都已离职。

  薛伟成早在2013年9月已经离开律政司,任内曾处理香港前政务司长许仕仁涉贪案及英冠球会伯明翰班主杨家诚涉嫌洗黑钱案等要案,随后被任命为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离职前一个月,薛伟成在律政司工作回顾中“炮轰”香港证监会权限过大,令两个机构之间的紧张关系公之于众。

  “香港证监会是一个具有广泛强制权力的规管及调查机构,但同时具有检控职能,我们就此曾与证监会出现过关系紧张的时候。有别于廉政公署设立审查贪污举报谘询委员会的做法,证监会似乎并无适当的内部规管和监督,以及有效的监察,这是值得关注的。”薛伟成直指,若证监会没有任何检控职能,而交由独立检控机关负责检控,是比较可取的做法。

  当时的香港证监会正处于“铁腕期”,老虎基金亚洲的内幕交易案、上市公司洪良国际IPO造假案等均在这段时间爆出,施卫民也因此被称为“打虎英雄”。薛伟成的表态很快受到香港证监会的公开反驳,认为有关检控行为并未超越现有权限,并指在薛伟成任内,律政司刑事检控科对证监会转交的案件未作出任何检控。

  而现在,随着新一份备忘录的签订,两个机构在刑事检控方面的合作力度可能大大增强。双方均表示,刑事法律程序将在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提出,同时,各级人员均须保持妥善及适当的沟通,对于备忘录中未明确阐述的事项也将基于合作原则共同迅速解决。

关键词阅读:香港证监会 英冠 香港高等法院 刑事法律责任 香港法院

责任编辑:雷玮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中国平安53.174.05%65503.87
中国核建13.359.97%65292.86
铁龙物流12.5010.04%55679.22
长春高新138.208.91%47234.94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中顺洁柔买入13.17--
    中国巨石买入10.54--
    益丰药房买入34.02--
    华夏幸福买入33.594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