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投资者期待“硬币”的另一面

1评论 2016-05-20 07:21:26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黄向东 秦伟 看主力在买什么!

  今年3月31日,汉能薄膜发电(港股00566)披露被强制停牌后的首份年报,2015年全年巨亏122.33亿港元

  作为曾经的港股通“明星股”,停牌前汉能薄膜发电获得大量内地中小投资者的青睐,高位买入该股,即使按停牌前股价3.91港元计算,目前内地投资者被套其中的市值也仍高达25.7亿港元。

  一年前的今天,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股价盘中出现巨幅“跳水”,令当天参加公司股东大会的高管们大感意外,尴尬离开会议现场。今天,公司又将在北京召开新一年度的股东大会。

  从去年初因股价明显异动,汉能薄膜发电这家港股公司开始受到媒体的聚焦;到当年5月20日因股价大幅下跌,公司股票自动停牌;到5月28日,香港证监会罕见地发布公告确认,“已就公司的事务进行调查。”再到7月16日,香港联交所应香港证监会指令,停止公司股份买卖。汉能薄膜发电被剔除出恒生综合指数,富时公司同时也宣布,将公司剔除出富时中国50指数、富时香港指数及富时香港除H股指数;到后来,公司董事会主席李河君在内部会议中首度承认公司面临困境,公司及母公司汉能控股开始调整业务架构并裁员;而内蒙古满世投资、宝塔石化及新华联行情000620买入)控股第三方客户与公司签订的股权认购协议相继失效,宜家等巨头也相继终止与汉能的合作;直到今年3月31日,公司披露被强制停牌后的首份年报,2015年全年巨亏122.33亿港元。

  这些是这一年来汉能薄膜发电、汉能控股及李河君本人经历的一些重要片段,也是公司中小投资者命运的关键节点。尽管李河君在年报披露前曾对媒体表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但中小投资者依然惴惴不安,股票长时间停牌,噩耗接踵而至,能够了解的情况与现实相距遥远,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将来又会面临怎样的状况。

  与普通投资者和其他关注的媒体想法一致,《第一财经日报》专题组在对汉能保持关注的一年多时间内,一直在努力尝试帮助外界能够读懂这家相对神秘的“公众公司”。2015年3月,专题组开始研究并聚焦汉能薄膜发电,包括它与母公司的业务、资产边界,持续经营能力、资金面情况以及股权结构,股价的种种怪异表现,等等。

  一次在本报会议室与汉能控股品牌部门相关负责人面对面交流中,本报记者从媒体的角度直陈了种种疑惑,希望汉能方面能够从公众公司的层面给予答复。不过,记者关注的公司信息披露、资本运作等方面的问题,并不是汉能方面人士感兴趣的,对方似乎对公司产品的技术、性能介绍更为重视。虽然交流或许难以达到预期目标,但在会议结束之前记者还是表明了态度,“举个例子讲,我们判断一部手机的外形,正面背面都得看吧,如果我们只能看到正面,似乎会有欠缺,有失公允。汉能薄膜发电是家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信披应该满足监管要求,这样投资者才会更有信心。虽然目前看外界的疑问都还没有找到答案,但我们还是会对汉能保持长期关注。”

  不仅这次交流提出的问题,包括在后来对公司的持续关注中,本报专题组多次联系汉能方面相关工作人员采访、求证,能够得到明确答复的并不多见,数次发送的正式采访提纲也基本“石沉大海”。从涉及资本市场的信披领域看,汉能的“神秘”可见一斑,媒体行业想要了解必要信息都如此不易,更何况普通的投资者。

  不过,在产品、活动的推介方面,汉能则是另外一种态度。在各类媒介上,这类信息并不难获取,李河君本人也是媒体长期追逐的采访对象,而“领先一把”、“汉能大了,雾霾就少了”等口号更是投资者耳熟能详。

  但是,正应了李河君的那句话“没读懂汉能的人,都赔得很惨”,就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对身陷汉能薄膜发电停牌中的投资者及债权人而言,这类信息和口号于事无补。作为曾经的港股通“明星股”,停牌前汉能薄膜发电获得大量内地中小投资者的青睐,高位买入该股,即使按停牌前股价3.91港元计算,目前内地投资者被套其中的市值也仍高达25.7亿港元。

  对于汉能薄膜发电能否复牌、何时复牌,汉能和李河君是关键当事方,另一个关键便是香港证监会的态度。破天荒对外确认正对汉能进行调查,但对于调查的方向、线索与进展究竟是什么情况,近10个月来,香港证监会却是一如既往地守口如瓶,对于调查方向更是绝口不提。

  “对于汉能的调查目前还没有更多可以披露的。”对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持续跟踪、查询,香港证监会坚持“对于具体进展不便置评”。

  从公开信息看,外界以及中小投资者能够了解到,关联交易首先是香港证监会关注汉能的重点问题之一。香港证监会曾表示关注汉能两个问题:一是汉能薄膜发电在财务上对母公司及关联公司的依赖,关注其持续经营能力;二是公司能否按规定信披。当然,不限于关联交易,有没有操纵股价,可能也是香港证监会查的另一个方向。

  “港股市场老千股横行”为市场诟病,但投资人和媒体并不能确定谁是老千股,监管和司法的及时介入,应该是保护投资者权益不受损害的重要手段。不过,从本报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截至目前香港证监会出面代小股东索偿的成功案例少之又少,而且由于缺乏集团诉讼机制,香港小股东起诉上市公司或管理层的成本也比较高昂。

  如果“对手”不主动,裁判也一直拖延,投资者如何才能看到“硬币”的另一面?

关键词阅读:汉能

责任编辑:雷玮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中国建筑10.118.71%199006.131
交通银行6.154.24%86369.709
东软集团20.276.91%78187.11
格力电器26.992.86%49545.2864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泸州老窖买入34.32--
    新大陆买入18.9427.00
    新大陆买入18.94--
    宏图高科买入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