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港交所副主席冯志坚:深港通,通的不仅是资金流

1评论 2016-08-05 18:08:59 来源:金融界网站 看主力在买什么!

 

  嘉宾介绍:冯志坚,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委员会委员,上海黄金交易所国际顾问,原香港联交所副主席、原香港期交所董事、原香港中央结算公司董事、香港中华总商会常务会董、香港金银业贸易场永远名誉会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冯志坚于香港从事银行金融业务四十多年,除上述,还曾先后出任多项重要公职,包括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理事长等。另外还担任超大现代农业(682)和宏峰太平洋集团(8265)两家上市公司董事。

11

  勤奋好学是金融人的信条。在上世纪60年代,没有良好的教育条件的他,选择了去银行打工的这条路。凭借着自己的勤奋好学,从前台柜员、押钞员到联交所副主席、上市公司董事的经历,以及他的7*24小时工作制,这一切都很好的诠释了“勤奋”这两个字。此外,由于当时香港开放了外汇管制,放宽了黄金的进出口,黄金等贵金属交易非常活跃,而冯志坚所在的银行也正是以贵金属交易起家,因此他的事业也如虎添翼,并不断站上新的人生高度。说到“好学”二字,他可以算是不放过每一次学习的机会:从在工作中学习英语、专业知识,到黄金交易时学习分析客户背景、甚至黄金的历史和地理知识。但他同时非常强调,诚信为本。这不仅是一名合格的金融人的要求,也是做人的基本信条之一。

12

  金融市场还会是香港经济的再生引擎吗?众所周知,金融业是香港的支柱产业之一,想要形成金融行业的竞争力,就必须加强金融基础建设,比如金融法规监管、上市公司会计审计规则及相关行业的法律法规,而不仅仅是看到表面上交易量的虚假繁荣与兴旺。香港的金融想与新加坡和上海竞争,除了打好基础外,更多的需要看到互补的一面。在竞争的同时,香港必须利用“一带一路”政策,把香港的金融竞争力融进内地甚至整个亚洲,才能更好地发挥香港金融的引擎作用。

  深港通,通的不仅是资金流。早在上世纪90年代,香港联交所便开始试着寻求引进H股来扩充市场的容量。然而由于当时两地制度的对接不完善,效果不是很理想。而如今,随着香港的整体实力逐渐增强,加上沪港通给了香港许多前期经验,随之而来的深港通则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并势必将给香港经济带来重大利好。然而,冯志坚说,它的意义远不及此。

  首先从香港的作用来看,现在H股已经成为香港股市里面的主要组成部分,各行各业的大型企业基本都已在香港上市。所以投资港股相当于投资了大陆的大部分股票。如果香港和沪深相通的话,就给外国投资者去投资大陆提供了一个更便利的渠道。反过来国内的投资者也可以通过沪深来投资香港的股市。

  其次,香港将依据“一带一路”战略,带着大陆的资金、技术,人才,市场从香港这个桥梁走出去,并吸引东盟国家、欧洲、南亚、甚至非洲、拉丁美洲的公司来香港上市。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利用深港通进一步提升香港地位。在大陆与东盟建立自贸区时,香港的商法以国际通用的优势获得贸易双方的认可,并使得香港从中受益。如今深港通势在必行,那下一步又将会是什么?港新通?还是纽伦港?都有可能。这就对香港的金融基础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倒逼香港金融当局加强监管、严打违规,并维护好公平交易的市场。

  对于香港,竞争并非是零和游戏,共同发展才能走的更远。

3

  导读:全球市场“黑天鹅”不断、A股入摩失败、英国脱欧、南海仲裁、法国恐怖袭击事件等令全球股市跌宕起伏,香港也由此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考验。在这错综复杂的金融环境下,香港能否成为离岸金融风险的避风港?深港通能否如期所至,为香港经济注入新的血液?在当前股市避险情绪高涨时期,港股未来的投资方向在哪里?

  2016年7月26日,智库新媒(深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金融界特邀前香港联交所副主席、香港中华总商会常务会董冯志坚先生做客《走进香港上市公司》节目。冯志坚先生就自己在香港资本市场逾四十年的丰富经验,为投资者详细分析了香港经济发展的形势与投资机会。以下为采访实录,欲了解详细内容可以关注智库新媒平台极目网,搜索相关视频。

  主持人:冯主席您好!非常欢迎你做客走进香港上市公司。

  冯志坚:非常感谢你们的邀请。也是难得来深圳接受你们的采访。

  主持人:您在香港资本市场有40多年的丰富经验,那对很多从事金融业的年轻人来说,可能会把您的事业轨迹视为标杆,您是否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你是否有什么秘诀让您达到今天这样的高度?

  冯志坚:其实我首先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的普通话也是学着讲的,我没有念过大学,60年代没有很好的条件去做更多的学习,就出来打工了。我就进入了一家银行做,也不觉得是运气,反正就这么一直做。刚好那个时候香港的银行业第一次发展起来,我们有新的银行法,很多小银号,找换店,钱庄都升格变成银行,这个机会让我进入了银行工作。

  第一,我进入金融业首先要讲究诚信,我们做金融的,诚信是本。然后再加上勤奋,必须勤奋,什么都要学。(尤其)在文化只是不是很高的时候,就需要努力的去学。我从事过不同的部门,包括做柜台服务,押运钞票,黄金,最后也做过征信工作,就是外勤,访问客户,市场调研。最后让我做了黄金交易。这是当时香港又一次机缘巧合,香港开放了外汇管制,放宽了黄金的进出口。在这个情况下,我们银行先天就是做黄金白银买卖、外币钞票买卖起家的银行,所以他有这个专业(优势)。那我们就从专业(优势)里去发展,也正好碰上了美国把黄金跟货币(指美元)脱钩,所以黄金就变成了一个自由化的商品(去)发展。尤其它(黄金)原来一直被认为地把官价压在很低的位置,一放开以后,就促进了暴涨。再加上能源危机,阿富汗局势动荡,黄金炒到很高了。在这个情况下,银行业务就发展起来了。所以我比较幸运,就碰上这个机会,(银行)就把黄金交易变成服务性的产品,实物的黄金交割,加上期货,期权,包括保证金的交易等等。就把这个黄金交易全面化地(展开了)。

  当时你也理解,可能大家也知道,当时香港没有什么其他的理财产品,股市也不是很兴旺,黄金就因为50、40年代打仗以后,大家对黄金(的避险保值作用)的财产根深蒂固,就是一种价值的储藏,作为一种硬货币(保值)的观念很强的。所以老百姓无论怎样都比较重视黄金,对买卖黄金非常的活跃,银行把他当做一个业务就发展起来了。然后,加上黄金是白天晚上都能交易的商品,那么我们就需要很勤奋了。第一,要晚上开工,白天还要做点事情。我的工作时间很长,你首先就要不计较(工作时长)。白天做完了,晚上可能还要回去银行上班。晚上睡个觉,中午又要回来(继续上班),劳动程度是很强的。

  还有就是跟老外打交道,学外语。(我们的基础不是很好,尽管香港是个很流行英语的地方,但我们毕竟是中学毕业嘛,没有专门去练英语,所以同样需要边做边学。反正我讲他明白,他讲我理解,那么就(坚持地)做了。你通过交易本身,你可以学习很多人家的文化,人家的家庭(背景)、情绪、心态。做买卖的话,股票也好,黄金也好,什么也好,其实人在决定买卖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很依赖于你当时的想法,这个想法影响到(买卖策略),比方说你情绪很惬意,当然我们是晚上了,白天(别人)可能煳里煳涂甚至很狼狈地到了办公室,所以买卖本身就有这个情绪(在起作用)。而且我们做买卖黄金也是学习了历史啊,地理啊,什么地方有黄金生产,什么地方黄金流到什么地方(去),不是我们想的升跌那么简单,还要了解他的整个基本因素,我们叫它fundamental,基本因素派的,要看供求的(因素),产销的(因素),物流的(因素)等等,形成我们对黄金的理解,甚至是热爱。(我)就是这么起家的,这个(经历)是我进入银行做了很长时间的黄金交易,帮着去开拓、开发整个黄金的理财产品,是这么来的。

  我印象深刻的(在)七八十年代,我主要做黄金理财产品的开发和交易,当时(我所在的)银行是香港最大,最有影响力的,(我)也学了很多东西。也为老百姓提供了很好的服务,满足了他们的(黄金交易)需求。

  主持人:所以您的总结就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到了:天时是一个好的环境。地利的话,本身香港就是一块福地,人和就是本身努力的作用,也是决定性的因素。最近大家都在想:香港到底怎么了?香港可能现在处在的时代环境没那么好了,金融市场还会是香港经济的再生引擎吗?

  冯志坚:其实我们不光是在旁边看,我们(也)参与了(香港)金融市场的建设、开发、培育。当今,金融业算是我们(香港)三大支柱(产业)之一,其中包括贸易、物流、再加上金融。金融还是香港目前的强项,但我们不在乎目前市场兴旺不兴旺,而在于(金融)基础建设(是否)的稳固。

  我们的金融市场里面比如像金融法规、会计审计(规则)及相关行业的(法律法规),形成我们整个金融市场的竞争能力的。虽然目前整个香港的金融市场,不能说是落后还是保持领先,但另外看到更多的是互补。下周的一个论坛讲的就是“三城记”——上海,香港、新加坡。因此我们怎么样把这个(香港金融的竞争力)变成亚洲的一片,我们才有力量去跟欧美传统的金融中心来比拼,有吸引力让更多的企业、机构来亚洲融资、发展、上市。

  从香港的定位来讲,我们要充分发挥既有的优势,怎么把这个优势辐射出去,联合出去,不要老想(恶性)竞争,并不是有你没我,不是这样的,而是共同的发展,才能(创造)亚洲机会。那么香港这边可以说是领先的,最近的一带一路不是已经给香港一个新的机会了吗?

  主持人:您刚刚也提到了深港通,您看我们今天的演播厅也坐落在深圳,那和不温不火的沪港通相比,市场可能有点失望的情绪在这儿。如果深港通一旦开闸的话,你觉得会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或者说可以注入哪一些热度?

  冯志坚:其实从股票来讲呢,我很早(就开始)做上海的A股、深圳的A股,也做它的B股。那么我们也知道很多内地的投资者他们来到香港,以个人身份在香港开立证券账户去交易港股,这是早就有一段非常长的历史,而且大家都很熟悉香港的股市。

  我也是在92,93年作为联交所副主席的时候,参与到整个队伍去开拓H股到香港上市,我们都已经做了很多铺垫的工作,第一家(H股)上市公司就是我们做的。当时H股我们引进了很多,现在(H股)已经成为香港股市里面非常大的组成部分了,我们各行各业的大型企业都在香港上市。所以投资港股相当于投资了大陆的股票,所以如果香港和沪深相通的话,那么我们就给外国投资者(投资大陆)一个更便利的渠道直接地进入上海、深圳的股票市场去交易。反过来国内的投资者也可以通过上海深圳来做我们香港的股市。过去我们花很大的力去引进H股到香港,包括国企、民企,来壮大香港的股票组成(部分)。但是往后就将依据一带一路的战略,我们就不光是招商引资,将来我们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带着大陆的资金、技术,人才,市场在香港这个桥梁走出去。

  我们到时候就要想(那时)可能东盟国家、欧洲国家、南亚、非洲、拉丁美洲的(公司)来香港这个平台上市。这个就是(需要)我们要有竞争力了。我们要吸引海外的企业来到香港这边,让国内的投资者去参与投资,那么香港的这个功能就是双向的,互动的。过去我们带着资金进去,现在我们带着资金往外走,所以我觉得香港的(投资)机会还是很厉害的。所以说我刚才讲的,沪港通(也好),还是未来将有的深港通(也好),都是一种基础建设。就是一种渠道,这个通道通了。我们也不能期望(一旦)通了,交易马上就很兴旺,因为基础建设毕竟需要测试,需要考验,不太好的地方要调整、修正等等。

  如果像去年(股市)那么兴旺,大家就会很担心,会不会有其他问题出现,包括结算问题、汇价问题、兑换问题等等都会有,也包括香港很重视的市场公平交易问题,不要有太多的内幕消息、坐庄、数据管理等。这些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这边会不断加强监察,管理,让别人看见我们的市场是更健康的,更保护投资者的。那么未来我们就要把这些东西引到海外,所以(以后)我们可能还有这个港新通、纽伦港(纽约、伦敦、香港),尤其是英国脱欧,它的金融地位有可能某些方面突然强化,独立自主了。它扮演的能量(角色)跟在欧洲里面(脱欧之前)不一样,但是它有相对的独立性,可能更多地靠拢香港、靠拢中国市场。所以香港在基础建设比较完备、比较好的情况下,我们发展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当然刚才你也讲了,时势造英雄嘛!天时地利人和嘛!整个市场不景气,整个市场的经济不好,那你怎么干巴巴的去就买卖股票呢?股票就是买卖企业的股票,企业做得不好,没有前景,看不通在这种情况底下,谁愿意把钱给他去集资呢?(这)对企业的发展也是不利的(影响)。

  目前在这个情况下,大家都要等一等,等机会,练好内功,练好基础的东西。一旦机会来了,大家一做起来就不会手忙脚乱。这就是我对市场的看法。我们香港很注重基础建设,我们不断在强化自己。过去几十年我亲身经历过很多:做嫁衣很开心,很兴旺,但是也参与过几次挽救市场的,包括1987年参与的挽救股指期货,1998年参与亚洲金融风暴,打击Soros(索罗斯),因为我是头号打手啊。我们是在维护市场,(这样)一个冲击你受不了,整个代价是很大的。所以我们吸取了过去那么多教训,我们不急于(求成),做一些很激进的做法,包括有一个大型的公司最后没有落户香港,跑到美国去上市。其实我们也是考虑很多(方面)保护投资者,(提高)公司透明度等等,我们没有基础去配合的话,盲目地把它引进的话,可能会造成一定伤害。眼前可能损失一个上市大户,但将来跟纽约和伦敦通了,也一样的。

  现在我是比较看好中国,那香港又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香港金融市场比国内市场建设的早,基础更健全,我们的法制人家相对认受。比如东盟的国家,我们就探讨过了。中国与东盟国家的企业做生意,做买卖,那你依据大陆的法案?还是依据东盟国家法案?最后我们得出结论:他们都比较倾向(依据)香港的法。香港也可以争取到一个仲裁的中心,就是有什么贸易纠纷啊,我们可以仲裁,先不上法庭,我们利用香港的普通法(基本法),大家都比较接受。这就是香港的强项了。包括在东盟国家英语是行得通的,包括将来与英国有一些互通的东西。你看看很多企业跑到伦敦上市,美国上市,最后没什么作为啊!集资集不了啊!最后还是回到所谓homemarket,就是我去家乡的土地,因为对(家乡)的文化、语言等各方面都比较适应。所以香港确实有它独特的(优势)。不是你这个市场多大、人口多大、钱多大,不是简单讲这个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作为香港人,当然我不是自吹自擂,我们也有很多还可以改善,加强的地方,但是毕竟我们要继续做下去,而且很有条件做下去。

  主持人:内地的网友很好奇这样一个问题:港交所是在自己的市场上上市,而上交所、深交所都是没有(上市)的。那港交所又要当运动员,又要当裁判员,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特殊性在呢?

  冯志坚:这里有一个历史性的原因和世界(其他地方)交易所演变趋势的驱动。历史原因就是,以前的交易所都像国内一样都是会员制的。当然国内交易所不光是会员制的,还有一个婆婆证监会在管住了。我们香港当时的证监会还是模模煳煳的,最早70年代香港没什么证监会的,到90年代才开始有比较正规的证监会。就是因为87年的股灾,我们重整了整个交易所。87年的股灾之前我们刚好是叫香港联合交易所,香港联合交易所是由4个交易所组成的,最后联合起来变成1个。

  1986年,酝酿了很长时间。然后我们86年推出一个股指期货,马上吃亏了。结果当时两边(大陆与香港)监管不一样,经营的不一样,结果脱节了,出问题了。期货的灾难影响了股市的运作,所以政府就看出毛病来了,就强化了期货的监管,加强了股票交易所的管理,所以到了1990年就改组了。改组以后就走上比较正规的道路,加强了(香港)证监会的功能。但是1997、1998年金融风暴又给我们冲击了一次,搞得我们又是股指期货,又是股市都受到很大的冲击,好不容易把投机者打退了(之后),我们才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道路,然后就积极筹备上市。

  上市其实就解决了会员制的有些问题,政府不好去加大监控(力度),毕竟这是会员制管理嘛!因为政府已经加入了委派的董事到交易所里面去,毕竟会员自己的唿声比较大。在这种情况底下呢,有时是已经(很难监管的)。而(会员制的)经纪人想的都是自己的业务做得大不大,好不好,没想到香港的整个股市应该怎么去更好的发展,在这个方面就跟政府的政策就有些抵触了。在这个情况下政府干脆找了一个出路,让它们上市,把他们会员的股权变成上市公司的股票。

  第一,你可以继续经营,经营当中拿了股票的也可以随时套现。这变相地算是一种补偿机制,你在交易所的权益,我用股票的代价给你。我记得我们当时重组的时候分到的股票是按7块多来算的。当年一拿到股票卖掉了那就卖掉了,如果没卖掉的,曾经到过300块,最近也就160,170。就说明我们香港经过重整以后,市场能量很大了。因为政府外汇基金有(交易所的)股份,很多政策也灌注进去,也使得海外基金更加放心地区利用香港市场(融资)。不是我跑去香港,让一帮华商经理人来管我,那就很难做大了,做的不舒畅了。

  最近几年,我们交易所经过努力也走向了一个新的台阶,包括香港交易所把伦敦的LME(伦敦金属交易所)收购过来。其实我们香港缺就缺这个(贵金属)商品交易这块,没做好。股票做的再好,就缺一块,商品交易没做好。股票现在还有很多空间,我们以前专注在大陆,(吸引)很多企业来香港上市,现在我们要更加专注把海外的企业引导香港来。香港就相当于是个国际(金融中心),起码是个地域性或区域性的股票市场了。那我们的能量就更大了。

  主持人:就是把短板补起来。

  冯志坚:我们那些资本的运作啊,资本的流动啊,企业的交换啊,并购各种东西呢,我们就可以发挥地更充分,更好。

  节目介绍:《走进香港上市公司》为智库新媒(深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一档高端访谈节目,由智库新媒联合金融界共同主办,节目围绕香港经济和上市公司、金融界呼风唤雨的重量级人物,讲解经济脉络,聚焦热点视野,为投资者传达不一样的声音。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智库新媒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键词阅读:香港联交所

责任编辑:李晨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中国建筑10.118.71%199006.131
交通银行6.154.24%86369.709
东软集团20.276.91%78187.11
格力电器26.992.86%49545.2864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泸州老窖买入34.32--
    新大陆买入18.9427.00
    新大陆买入18.94--
    宏图高科买入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