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历经磨砺,服装行业能否扭转乾坤?

1评论 2021-04-01 21:08:12 今天的盘面很诡异!

  我国服装行业在2020年度过了不平凡的一年,零售环境疲弱下,关店潮、业绩大幅下滑、高库存、出口萎缩等行业困境不断。

  2020年,我国服装鞋帽针织纺织品类社零总额为1.24万亿元,同比下降6.6%。在市场需求下降的情况下,不少中小企业纷纷倒下,一些国际大品牌亦举步维艰,个别品牌因此退出中国市场,比如美国大众品牌Forever。

男装品牌集体“萧条

  截至目前,已有多家服装上市企业披露了2020年度业绩报。整体上看,大部分服装上市企业在疫情“黑天鹅”下难逃业绩下滑的困境。根据Wind数据统计,已发布2020年业绩报的60家A股及港股服装企业中,有超过3/4的企业营收出现下滑,有约1/3的企业产生亏损。

  在以下15间知名服装上市企业中,只有少数企业在2020年度的营收方面获得双位数增幅。其中在高端女装品牌深耕出色的赢家时尚(03709-HK)和太平鸟(603877-CN)两家企业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双位数增幅。安踏(02020-HK)、李宁(02331-HK)两大体育品牌龙头持续实现增长,2020年营收小幅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冲击下,男装品牌抗风险能力不及女装品牌,原因是男性消费市场不如女性消费市场高,疫情冲击下男装企业更是整体呈现“萧条”之势。

  根据财华社统计,在已发布2020年业绩报的国内知名男装品牌中,只有卡宾(02030-HK)年内实现了营收增长,其余男装品牌集体沦陷。其中虎都(02399-HK)、中国利郎(01234-HK)及鳄鱼恤(00122-HK)在年内遭遇重击,营收出现大幅下滑,净利润方面则遇到亏损扩大、由盈转亏。

  还未发布2020年业绩报的企业也不容乐观,在2020年前三季度,希努尔(002485-CN)由盈转亏,净亏损2624万元;七匹狼(002029-CN)、海澜之家(603398-CN)、九牧王(601566-CN)以及步森股份(002569-CN)净利润同比下滑分别达69.81%、50.69%、27.62%以及92.87%。其中处于困境中的七匹狼,在5年时间市值蒸发了200亿,对外债务高达30亿元,疫情更让公司迎来了至暗时刻。

  业绩下滑,这些男装企业都有提到,市场需求疲软,终端销售受到较大影响。而相较于业绩表现略优的女装企业,本身增速就小于女装品牌的男装品牌在疫情冲击下受到的影响更大。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20年上半年,中国男装品牌上市企业营收占服装上市企业总体营收比重下滑至15.26%,而该数据在2015年为33.16%。所以男装进入品牌发展期的情况下,男装领域的市场竞争将会更为激烈。

品牌自救花样

  为缓解经营压力,不少服装企业展开了多样化的自救措施,加码线上业务、打造国潮元素,甚至是跨界寻新增长点。

  在跨界转型方面,而杉杉股份(600884-CN)、雅戈尔(600177-CN)、希努尔、步森股份都是服装行业的跨界代表。

  那么,跨界能否帮助服装企业摆脱主业的拖累?从业绩表现看,这些跨界的企业有喜也有忧。

  以七匹狼为例,七匹狼成立了从事股权投资以及金融服务业务的“七匹狼控股”,还发起境内人民币基金,投资于境内消费零售类大中型企业,转向“实业+投资”的发展策略。近些年,七匹狼的投资收益反成为其利润总额的“主角”。

  根据 IT 桔子数据,七匹狼到目前对外股权投资总数为62家,其中投资了41家,包括在二级市场上投资了贵州茅台(600519-CN)、腾讯(00700-HK)、微盟集团(02013-HK)等上市企业。但七匹狼的投资业务表现不佳,2020年前三季证券投资亏损46万元,投资收益同比下滑54.57%。

  雅戈尔也频频投资金融服务业、房地产并购业务,这些副业正逐渐成为雅戈尔收益的主要来源,也让公司在服装行业寒冬中实现了业绩的稳定。受益于金融投资和地产业务的带动,雅戈尔预计2020年实现净利润约为71.5亿元,同比增长约80%。

  与此同时,不少服装企业则继续聚焦服装主业,寻求数字化转型。其中,太平鸟宣布将在科技数字化转型项目上投资约8亿元,在过去数字化转型的努力下,太平鸟成效显著,2020年营收净利润双双取得双位数增幅,存货周转天数创四年新低。

  在继续聚焦服装主业的企业中,大部分企业为了在市场萎缩以及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下生存,纷纷加大线上渠道布局,以迎合社交电商、直播带货的新零售模式。太平鸟就将业绩的增长归因于公司新零售及电商零售额的大幅提升,2020年线上渠道营业收入28亿元,同比增长21%,线上收入占比超30%,成效显著。

  在多样化自救方面,有些服装企业未能控制好幅度,原有业务下滑过快,不但没有为新业务提供运营现金流,反而在吞噬现金流,使公司的杠杆越来越大,新的业务也难以转型成功,最后容易导致亏损和破产。

  例如,希努尔逐渐将服装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如今文旅已成为希努尔第一大业务板块。但希努尔同时面临着服装业务掉队和文旅板块承压的困境,财务费用不断攀升,2020年三季度账上资金仅为4088万元,而这仅剩的资金还要用于文旅行业及大宗商品供应链的转型。

  整体来看,2020年是我国服装行业失去的一年,市场变化使多数企业业绩下滑,也倒逼企业变革。服装品牌企业也在展开积极自救,未来谁能率先凭借积累下的深厚管理运营壁垒和搭建的品牌矩阵稳固护城河、巩固增长逻辑,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作者:覃汉计

【来源:财华网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今日热门观点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